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总裁,别胡来

本文主角凌妍妍六岁时被父亲抛弃成为孤儿,大学毕业的她做着各种兼职。一天晚上她...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离婚是怎么回事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三十三章 离婚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雪怡啊!刚才那位凌小姐是?”沈玉淑看到了她挂在胸前的工作牌,表示她也是风氏企业的员工。

“哦,她是之铭的特助。”王雪怡恨恨地看着她。

“之铭的特助?”沈玉淑不解地看着她,“之铭不知道她和语晴长的很像吗?”

王雪怡点了点头,“他知道。”

“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把长的像语晴的人留在身边?”沈玉淑的秀眉微蹙。

“可是,之铭决定的事,我根本就不能说一个不字。”王雪怡委屈地说着。

“那就让我来说吧!”沈玉淑总觉得不安,一个长的这么像的人出现,绝对不是偶然。

王雪怡挽着她走进电梯,“妈,不好吧!之铭不会同意的。”可她的心里却在暗暗窃喜,她可一直愁着不知道怎么把凌妍妍赶出去呢?

“没关系,让妈跟他说,妈不能让你受委屈。”沈玉淑下定了决心。

坐电梯直接到了顶楼的办公室,风之铭还坐在办公桌前,看着会议记录,眉头有些微皱。

“之铭。”沈玉淑和王雪怡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风之铭抬起头,“妈,您来了。”站起身,一起在沙发上坐下,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办公桌,才想起她已经离开。

打电话给了秘书室,没一会儿,秘书便泡了茶进来。

“之铭,来,坐,妈有话跟你说。”沈玉淑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妈,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风之铭在她身边坐下。

“之铭,妈知道你想语晴,可是,你不该把一个长的这么像语晴的人留在身边,语晴不仅仅是你的痛,也是雪怡的痛,你既然已经娶了雪怡,也有了孩子,就该好好爱她,不应该再伤雪怡的心,如果语晴在天上看见的话,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沈玉淑失去了语晴,所以,雪怡就是她的另一个女儿,她不会让雪怡受到一点点伤害和委屈的。

风之铭面无表情,只是冷着声说着,“妈,别的事我都能答应,这件事我不能答应,我不可能让妍妍离开公司的。”更不可能离开自己的身边。

“你。。。”沈玉淑没想到他会竟然拒绝的这么彻底,“那你上次提出的离婚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吗?”

提出离婚?风之铭的双眸紧盯着王雪怡,她怎么没跟自己提过曾经要离婚的事?

“妈!”王雪怡阻止她,可已经来不及了。

“离婚是怎么回事?”风之铭的声音变得更冷。

沈玉淑被他那冷峻的脸,还有那冰冷的声音吓到,“这又是怎么回事?”沈玉淑看向了王雪怡,只见她微垂着头。

“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解释。”风之铭看着一旁的两个人,他失忆了,她们到底瞒了他多少事情?

“不是的,之铭,没有的事。”王雪怡急急地拉住他的衣袖。

风之铭甩开她的手,“没有吗?那你紧张什么?”眉头蹙起,看着王雪怡。

“我,我没有,我只是怕你误会。”他的无情和冷淡让她无措。

风之铭走到办公室门口,“中午我不去吃饭了,你们去吧!”话一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留下了沈玉淑和王雪怡坐在办公室里面面相觑。

凌妍妍一个人走在路上,却又不知道该去哪里,走到了离公司附近的一座公园,坐在了长木椅上,中午,在公园的人也少,树荫遮去了阳光。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一道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凌妍妍抬起头,看到了风之铭站在了一旁。

“你怎么会来?”凌妍妍惊讶地看着他,他不是应该出去吃饭了吗?

风之铭也在她的旁边坐下,“为什么饭也不吃坐在这里晒太阳?你想中暑吗?”伸手抚去她额间冒出细密的汗水,真是他的傻妍妍。

“我,没有胃口嘛!”一个人,吃什么也没劲啊!反正也不饿。

“是不是没有我陪,你吃不下啊?”风之铭轻笑出声。

自恋的男人!

“才不是呢!你坐吧,我走了。”凌妍妍起身想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拉住,“我来了你就要走吗?”

妍妍稳稳地落入了他的怀里,坐在了他的腿上,“你不觉得这里很热吗?”他的靠近,让她迷乱,他暖暖的气呵在她白皙的颈间,凌妍妍身子一阵颤粟。

而他温濡的舌在她的颈间游移,双手禁锢着她,让她无法逃脱。

“别。。。”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公园,虽然说现在大中午的没什么人,可总会有人的吧!

“那我们走吧!”风之铭牵起她的手,带着她走回到车里。

“去哪里啊?”看着他开车往另一个方向开去。

风之铭的双眸注视着前方,“当然是去吃饭。”

“哦。。。”凌妍妍没有再说什么。

反正他都决定了,她的拒绝和反对没有任何意义。

王雪怡和沈玉淑坐在了办公室里,“雪怡,之铭他不知道他曾经提出过离婚的事吗?”

“嗯。”王雪怡点了点头,“因为他失忆了,我也就没跟他提起,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提。”

“唉,我以为他都知道了。”沈玉淑一脸的无奈,“之铭真的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吗?”

王雪怡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男人总会逢场作戏的。我理解。可是凌妍妍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她知道语晴,她以跟语晴一模一样的容貌出现,一定是故意的。”

沈玉淑也觉得不对劲,可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妈,别想了,我想凌妍妍总会露出她的真面目来的,她是因为之铭的钱才会勾引之铭的。”王雪怡对沈玉淑说着。

是这样吗?可是,看上去不太像啊?沈玉淑想到刚才在楼下碰见时,她也是很有礼地道歉着,真的会像王雪怡的说的,她是个为了贪风家的钱才会以那张和莫语晴一样的出现在风之铭的面前的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绝不允许!

“雪怡,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守住婚姻的。”沈玉淑拍了拍她的手。

“妈,谢谢您!”王雪怡靠在了她的肩头,脸上的笑却让人不寒而粟。

凌妍妍,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得到之铭的!他只能是我的!